当前位置:企业家动态
  孙正义的2020:继续大刀阔斧募资 押宝人工智能产业  
   
  发布时间: 20-01-07 10:14:36am     
         
 

单只基金募资曾创全球纪录,2019年筹措资金却举步维艰,遭遇LP金主信任危机,孙正义是否还能复制千亿美元神话?

  短短三年千亿美元基金疯狂花掉850亿美元,为何难有正面回报?孙正义式危机如何解局?

  WeWork将不是个案?过度资本化导致整个投资系统过热,充斥不良企业,助长其挥霍之风,2020年孙正义的“反噬”会结束吗?

  喜马拉雅的空气、韩国流行乐队、特斯拉……2019年的最后一天,彭博意见专栏为软银集团(以下简称软银)董事长、CEO孙正义和他的愿景基金(以下简称愿景)开出了一份“2020购买清单”,调侃之余又嘲讽十足。也正是在同一天,孙正义多年的盟友日本优衣库母公司创始人柳井正正式辞去担任了18年的软银独立董事一职。

  事实上,刚刚过去的这一年里,孙正义基本没有收到过好消息。从5Uber上市破发、9WeWork IPO失败估值缩水近80%、再到软银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14年来首现65亿美元亏损、基金大股东对掌舵人的投资策略表示不满……可以说,孙正义正经历着职业生涯以来的巨大危机。

  时光追溯回2017年初,肩负着孙正义无限雄心、规模空前的愿景横空出世,开启了软银押注科技行业的未来赢家之路。从成立至今,这只千亿基金(注:愿景一期与软银三角基金共计规模为1030亿美元)投出了超850亿美元,也在创投圈掀起了大风大浪。

  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副院长田轩向《每日经济新闻》评价称,软银的投资风格可以形容为“凶悍”和“有些不讲理”,“其策略的关键就是能够发现那匹千里马,这实际上考验的是投资人的眼光和天赋,甚至运气。那么反过来也可以说,这种模式的成功并不稳定并且难以复制”。

  究竟是什么造就了“凶悍”的孙正义?其过去的辉煌如何演变成了当前的困境?2020年还会是软银的时代吗?

  孙正义的2019

  独角兽接连失利,新基金募资举步维艰

  软银之难初显于Uber

  在美国第二大网约车Lyft抢先登陆纳斯达克后,估值超800亿美元的Uber计划发行1.8亿股股票,以45美元/股的发行价于2019510日匆忙挂牌纽交所,这也成为自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以来美国规模最大的IPO

  令人失望却并不意外的是,Uber上市当日股价破发,大跌7.6%。随后的8个月里,Uber股价的整体走势均让人失望,除在6月底短暂升至高位46.38美元后便开始一路震荡走低,11月中旬跌至上市以来最低价25.99美元,最后以29.74美元收官2019,整体下跌33.91%

  显然,公开市场并不愿意为如此高昂的价格买单,而这曾经近千亿的估值正得益于孙正义和愿景的推波助澜。据Crunchbase数据,除WeWork外,Uber是愿景投入资金第二多的硅谷创业公司;该基金累计向Uber注入了超70亿美元。就在近日,Uber创始人、前CEO Travis Kalanick 最终卖掉了自己持有的最后一部分股票,将彻底与这家自己亲手打造的公司告别。Travis Kalanick2009年创立了Uber2017年因公司一系列丑闻而被迫辞去CEO之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