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产业动态
  “声优”抱上互联网大腿:把藏在幕后的声优带到台前  
   
  发布时间: 19-04-11 09:32:55am     
         
 

     45日,一场扣人心弦的声音之战打响了。4位“杀”出重围的实力声咖:倪萍、秦昊、刘敏涛、王祖蓝,分别携手助声嘉宾:岳云鹏、朱亚文、邢佳栋、杜燕歌同台对战。最终,秦昊拿下第二季《声临其境》金话筒奖。这场“声优”盛宴的背后,是移动互联网时代交叠下酝酿的新机遇。

  随着音频平台、二次元、虚拟偶像、游戏的大肆兴起,将这些藏在幕后的“声优”带到台前,形成“声优”经济,其目前发展状况究竟如何?

  声优价值不断被发掘

  “声优”是日本舶来词,本意指担任影视剧、动画以及游戏等配音工作的人。现在用声优称呼配音者,是网络时代下的新需求。

  “在国内,声优专职从业者规模还比较小,明星效应也还比较弱。”国内音频平台的“老大哥”蜻蜓FM主播生态负责人马印杰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坦言,从国外成功经验来看,与二次元文化相伴而生的声优偶像的商业价值和社会影响力是可以比肩影视歌明星的。“幸运的是,最近几年国内音频行业崛起、二次元文化逐渐流行,使得声优的价值不断被发掘。不只是资本市场关注,从业者也开始源源不断增加。”

  作为国内头部音频平台之一,蜻蜓FM截至目前拥有4.5亿用户,其中付费用户规模达到2800万。声优对其而言尤为重要,优美的声音可以让内容价值最大化,进而吸引更多的听众。

  “我们曾经反复强调,声优是平台的核心资源,是平台内容生产力的决定性因素,所以一定程度上可以理解为,蜻蜓FM在内容上的投入就是在文字版权和声优方面的投入,而在内容上的投入占整体投入比例60%以上。”马印杰告诉记者。

  不过,业余化严重是声优市场面临的一大难题。“在现有的15万签约者中,专职从业者不到十分之一,绝大多数还是跨界或兼职状态。”马印杰无奈地向记者表示,声优群体大多是从幕后配音演员、媒体人等转型而来,活跃声优的平均年龄为32.8岁,蜻蜓FM虽有数十万注册声优,但有影响力的头部主播仅为三四千人。“未来若干年,人工智能浪潮带来的语音交互机会可能会令音频内容的场景优势进一步显现,这也会对声优经济的形成和成熟带来推动作用。”

  声优整体收入并不高

  “大隐隐于后”的声优们受益于网络时代,一些头部声优不再是单纯的幕后工作者,在拥有庞大粉丝群后,他们逐渐走到台前。

  “哪怕他们不宣传,就算他们配个小女生或者是老太婆的角色,我都能听得出来。”曾有边江、张杰的忠实粉丝发表了这样的评论。由他们二人参与配音的《魔道祖师》,掀起了青年新国漫热潮,随后还举行了声势浩大的声优见面会,现场人山人海。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截至目前,边江、张杰的微博粉丝数分别为213万和334万,其中,边江工作室还专门举办过粉丝见面会。

  功成名就的声优也纷纷开始成立自己的公司,如音熊联萌、北斗企鹅、光合积木等。其中,音熊联萌参与了游戏《古剑奇谭3》的配音,北斗企鹅参与了《十万个冷笑话》的配音,光合积木则为《大唐荣耀》《港囧》等影视剧配音。

  然而,熬出头的头部声优毕竟是少数,大部分声优还挣扎在起跑线上。

  “声优行业整体的收入并不高,且收入是不稳定的,会根据最近是否有配音工作、配音工作的多少浮动。”音熊联萌创始人之一谢添天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在竞争比较大的地区,刚入行的新人可能只能录到群杂,“甚至出现一个月零收入的情况”。

  还有数位受访者都不约而同向记者表示,不够成熟、职业认同感低是声优行业的现状,“只要给机会,(不少声优)就免费给你配音”。

  “声优行业起初两年会非常艰难,在这一两年的学习过程中,只有认真努力且悟性高、成长快的人才会留下来。”对此,谢添天不无叹息道。在业内,谢添天堪称全能型配音,他曾用活灵活现的声音为《仙剑奇侠传一》中的唐钰、《刁蛮公主》中的朱允等热门影视剧中的人物充实灵魂。2013年,他与冯骏骅、夏磊、鬼月等配音演员一起成立了音熊联萌,2017年获得阅文集团的千万级别天使轮融资。

  “资本无疑是各个行业的加速放大器,但在艺术领域,如何适当放慢发展速度的期许,更好聚焦在作品本身可能还需要资本多多适应。”在聊到近期有无融资计划时,谢添天告诉记者,“从业人员也要适度适应资本逐利的本质。音熊联萌的融资目标依旧更为看重战略助力方,也正因为资金链暂无压力,对于投资方我们比较看气质。”

尽管声优市场越来越大,想要加入的人也越来越多,但整个行业并非风光无限。“总体来讲是在往好的方向发展,但行业毕竟很年轻。”谢添天认为。

 

 
   
    关闭窗口  
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紫竹院南路17号 邮编:100048
中国企业联合会信息工作部 技术支持 京ICP证 1302777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