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持人:张彦宁
    同志们,今天上午的大会进行得很好,谢谢大家的热情参与。会上讲话内容将印发到到会的各个单位,中国企业500强排序分析、发布和论坛是每年都要进行的一项重要活动,希望能继续得到大家的参与和支持,今天下午本次大会还将举办四场平行论坛,希望大家准时参加。
    今天上午的会议到此结束。
杨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
    各位好,500强报告中间很重要的一个印象对于中国企业500强来说就是世界企业500强行业软、管理硬,而中国企业500强行业硬、管理软,杨教授、刘教授、刘校长都谈到,喧闹一时,能否持续,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个观点,为15年乃至50年之后埋下一个重要的伏笔。
    金砖四国步再成为热门话题,中国与印度之间的比较被更多海外学者、世界范围管理学者关注,除了对体制机制等问题的批评之外,中国缺乏足够数量的国际经营人才,被人们评价为中国未来将可能落后于印度或被印度取代领先地位重要的对象。
    我们不谈国家,我们在商言商,如果真正像有些企业代表发言中真正产生世界级强大企业或者中国企业站起来或者怎么样,今天诸位必须考虑这样一个战略问题,所谓战略问题,就是五到十年之后你怎样想定和判断当时的形势,否则随着时间的推移,到了五到十年或者十年、十五年以后,就已经无法做好或者根本无法做了。中国500强让我想起了CBA,前一段时间大家看世锦赛,看到中国男篮对希腊一场中间的表现,绝不能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中国企业是不是这样。昨天有三条消息,一是TCL发布半年年报,亏损,第二联想集团宣布高管调整,清华大学一位校友刘军原来高级副总裁暂停工作,参加高管人员学习,而由戴尔公司原来一位副总裁出任他的高级副总裁的位置,首钢秘铁公司的罢工,宣告结束。这些问题背后实际上有一条主线,中国极缺在国际竞争环境积累经验,拜过师傅,交过学费有国际品牌经营经验,有国际文化管理能力的人,实际上对中国现在企业比创新更封闭是人才方面的封闭,解决好这个问题才能找到领导和管理之间寻求平衡的答案,现在太多的领导书籍,特别是很多人旅行中间看到热播培训师的布道,重权署权,轻管理程序造成很不好的管理随意化的倾向。中国企业实在是很多企业需要补太多可,人才解决软实力的答案,我们需要有这样的人,能够把企业文化企业的价值观内部选才机制,品牌,以及社会责任等等一致起来,软实力是企业跨国经营中关键因素,而这一点需要人来做,要想培养国际竞争人才,第一个两出,认同送出去,目标瞄准40至45岁的管理人员,跳过一代,一方面是学,另一方面练,出去学,国内外的培训,出去练国际同行  中间任职,国际上下游企业任职,最好有自己的国际分支,像BP和中国银行业的做法,当然很多企业目前做不到这一点。两进,要花本钱真心引进来,方便一点比如有水平能力的海外华人,或者国际同行中真正的专家,要重视在副总、总监、分厂一层的人才引进,他们不仅仅是一个个的人才,还有所谓的涟漪效益。也可以在国际化先行一步,不管有成败经验教训的企业中间引进这样的人才,外部机制和内部机制都需要配套,只有认同送出去真心引进来,中国企业500强赶上国际500强今后十年十五年这个伏笔今天必须埋下。谢谢大家!
    
主持人: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 张彦宁
    最后请清华大学管理学院杨斌教授发言。
张国有(北京大学副校长)
    首先,对入选2006中国500强企业表示热烈祝贺,今天跟大家交流的是大企业的成长要更加关注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
    在大企业的成长中,应当出一批行业领袖,今天发布的2006年中国企业500强每一个企业都有一个营业收入,最大的8320多亿,最小的60多亿,这个数字每年都会有变化,这个状态有相同又有不同,相同的是500家企业这个结果都是10个阿拉伯数字的结果,不同的是这个结果产生的过程各不相同。每一个企业都有自己的聚集能力获得供销的模式和运作体系,500家大企业就可能有500个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企业之间的差异就在这个地方,即使同一个行业的企业也是如此。例如在计算机及零部件制造业入选的有5家企业,联想控股、北大方正、长城科技、京东方、清华同方,这五家营业收入最大的有1080亿元,最小98亿,但都有自己的效能模式和效益体系,如同GDP一样,虽然都在增长,中国、美国、日本、德国的产出GDP的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各不一样,如果改变了模式和体系,小的能变大,大的也能变小,所以对大企业的成长具有决定意义不是结果,而是产生结果的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因为在这个模式和体系中,隐含着企业成长的基因和动力,蕴藏着优势、潜力和可持续性,只有推动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的创新和进步,才会有结果的保持和提升,IBM就是在不断改进自己的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中保持在业界的领袖地位,所以大企业的成长要特别关注拥有不同于竞争对手的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而不单是那些阿拉伯数字。
    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更有持久力的关键,有的企业定位是聚集的,有的企业定位是发散的,我主张聚集定位,这就是坚持一个方向,坚持不懈地做好主营业务,坚持在主营业务不断创新,永远比同行企业领先一步,如果打一枪换一个地方,或者四处出击,看起来阿拉伯数字很大,实际上成长规模很虚。方向的不断变化和定位的更移,不但使消费者判断模糊、分散选择,而且还使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四分五裂,结果就会造成企业运行负担过重,总有一点会迫使企业不得不回到最能干好的主流业务上来。在企业发展中,选择一个效能模式,建设一个运作体系需要很长的时间,要下很大的功夫,一个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没有建设好,就建立另一个模式和体系,这种不成就的叠加,不能支持企业在有效定位上进行长期竞争,这样企业即使做大也不成熟、成长不起来。在全球燃油价格不断上涨,竞争激烈、航空公司效益急剧下滑的情况下,新加坡航空公司2005年的利润比2004年翻了一番,达到13亿美元,这在同行中是无与伦比的,新航就是明确战略定位,在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上不断改革,精益求精,长期保持业界的优势地位,所以中国的企业尤其是大企业,他们的成长要使战略定位、效能模式、运作模式三维一体,要朝着一个方向坚持不懈不断奔跑,做成国内第一,就要争取世界第一,做成国内行业领袖就要争取世界行业领袖。在定位上三心二意的企业永远长不熟,永远成不了行业领袖。在未来的发展中中国应该有自己的行业领袖,500强硬是全国行业中营业额领先的大企业,但营业额排头的企业不等于行业领袖,中国企业500强分布在74个行业中:如果把企业比较多的行业比较多的前三名作为行业的期间,黑色冶金:宝钢、首钢、鞍钢,汽车及零部件的一汽、上汽、东风,家用电器及零部件制造业的海尔、飞利浦中国、美的,银行业的工行、建行、中国银行,商业零售业的百联、大连大商、天津一商等等还有其它行业的前三位企业,他们都是业界的佼佼者,但是还不敢说他们理念受到业界的认可,还不敢说他们的领导地位已经成为中国业界以及全球业界的共识,他们的还在成长,还不成熟,还没有产生像美国的GE,日本的丰田,欧洲的宜家家居对各自业界的影响。
    作为行业零售不但受到政府的尊敬,消费者的尊敬,更重要的是受到同行竞争者的尊敬,领袖企业不仅关注扩大规模,关注利润管润领导人的市场影响,更要关注创新进取,全球协调,管理体系的效能,员工才能和领导人的机制,财务的稳健与可靠性,资产使用效率,战略投资价值、社会责任等,将这些方面整合起来,一点一滴渗透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化作自己独特的成长之道和企业传统,变成行业模仿的优势。今天发布的中国企业500强其中多数公司已经快速发展了20多年,取得了很大的成就,但是对未来还是要用长远的眼光进行策划,要用一百年的眼光看待现在的发展。在一百年里企业维护什么样的传统,发起了什么,抛弃了什么,积淀的是什么,能传宗接代的是什么,用这样的长远心态设计效能模式和构建运作体系,构建卓越的结果和竞争的优势,去掉浮躁不安,去掉投机取巧,去掉自鸣得意。
    在发展中尽管某些年份的业绩可能不是最好的,作为领袖的作为受到同行极大的尊敬,中国将来产生促进和带动全球行业健康成长行业领袖。日本从上世纪五十年代开始恢复发展,经过25年的过程到七十年代成就引起全世界的关注,日本企业的效能模式和运作体系引起全世界的兴趣,甚至成为许多国家企业效仿的榜样。中国经济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加速发展,也持续平稳快速增长25年,现在也引起选求关注和兴趣,现在世界像当年研究日本一样研究中国、研究中国社会、研究中国政府、研究中国企业,感兴趣的由开始提出问题中国长期高速发展中企业的动力是什么,哪些因素在发生怎样的作用,中国的大企业在发展中又发生怎样的作用,中国企业对世界企业界产生重大影响的标志成果是什么?等等,世界期待着中国企业的回答,所以我们不但要有阿拉伯数字,更要产生出中国级的行业领袖,世界级的行业领袖,中国大企业的成长应该肩负起这样的责任,让我们一起奋斗,对世界做出中国的贡献。
主持人:中国企业联合会、中国企业家协会常务副会长 张彦宁
    现在请北京大学副校长张国有教授发言。